网站首页 |时政要闻 |社会万象 |金融财经 |旅游景区 |生活时尚 |各地新闻 |法治聚焦 |房产动态 |汽车资讯 |娱乐星闻

深圳辅城坳征地案 背后隐藏的巨大秘密

2017-07-24 12:04:20 来源:法制在线 字体:

广省深圳市龙岗区平湖镇辅城坳村岐岭六队(1992年11月之前,原属宝安县管辖。现称深圳市辅城坳股份合作公司岐岭六村分公司,以下简称“岐岭六队”),原有约200亩(后被非法占有者认定为198亩)其中包括60多亩水田。该土地解放前属于岐岭六队村民的祖宗地,土改时仍分配回岐岭六队所有,1958年成立人民公社之后,一直由岐岭六队集体经营管理和收益,其地界及所有权从未与周边村社发生过争议。1978年左右,岐岭六队将该地块内原有的60多亩较低洼的耕地改挖成约64亩的鱼塘,开挖鱼塘过程中,曾因塌方事故,压死了本队一位女村民,成为永不磨灭的伤痛,亦是岐岭六队在此地长期经营的最有力证据。鱼塘挖成之第一年,由集体养鱼,第二年之后,开始发包给岐岭六队本村村民承包五年,每年向队集体缴交承包款。

1980年,岐岭六队将上述198亩土地整体出租给云南省外贸公司作育肥牛出口的基地,租期三十年,租金每年伍仟元。云南省外贸公司于1980年将三十年的租金壹拾万零伍仟元一次性付给了岐岭六队。岐岭六队将收到的壹拾万零伍仟元租金以大人每人100元、小孩每人50元进行了分配,余下的资金用于建成一座集体办公楼(该楼至今仍用于集体办公),上述198亩土地,自1980年开始整体交付云南省外贸使用。1984年,云南省外贸在租用岐岭六队的土地内成立“深圳云兴股份有限公司”,并将该处称为“平湖基地”(当地人习惯称之为“云兴公司”)。出租地块内的60多亩鱼塘,由于出租时岐岭六队集体已与承包人签订了为期五年的承包合同,因此,当初商定要到该承包合同期满后,鱼塘才移交给云南省外经贸使用。故而至1986年左右,鱼塘才正式归“云兴公司”接管。

由于改革开放之初,村民没有出租土地的经验,认为已经收足了三十年的租金,不会有问题,所以就听信了云南外贸方面不需签订什么合同之类的提议。可知,云南省外贸从此时开始,已经为日后非法侵占该土地的所有权有了预谋。

云南省外贸觉得未与岐岭六队签订租地合同有空子可钻,为了永久占有上述土地,便与当时的辅城坳大队串通,策划贱价盗买盗卖属于岐岭六队198亩土地的阴谋。辅城坳大队出于自己获益,贱卖他人土地不会心痛的罪恶心理,一拍即合。先以辅城坳大队冒充该土地的所有权人,向当时的深圳市革委会提出将“苗坑”一百亩山地卖给云南省外贸公司作为育肥牛出口的报告,骗得了深圳市革委会办公室的批文(见图1)之后,第二步由辅城坳大队继续冒充土地所有人,于1980年12月30日与云南省外贸签订了一份由云南省外贸局出资壹拾万零伍仟元征用辅城坳位于苗坑、松山一百亩土地的所谓“合约”,并由当时的平湖公社草委会充当证明单位(见图2)。从此开启了由不法官商与地方政府多方联手,非法占有岐岭六队198亩土地的阴谋活动。

\

1986年,宝安县政府应平湖区公所的申请,作出了同意平湖区公所征用辅城坳乡山地一百亩作“云兴公司”建设用地的批复(见图3)。但平湖区公所之后并没有向辅城坳乡(大队)征用任何土地给“云兴公司”使用,亦没有对“云南省外贸”先前向岐岭六队租用的土地作出过合法的征用程序。

1988年11月9日,云南省外贸厅与昆明市政府联合发文(88)云经贸开字第49号(见图4),决定由昆明市政府以叁佰万元收购云兴公司(平湖基地)一百亩土地。通过该文件,可以十分清楚地反映,直至此时,“云兴公司”所在的“平湖基地”内能显示来源的土地,只有1980年由云南省外贸与辅城坳大队签订“合约”的100亩土地。此后,“平湖基地”归昆明市外经委接管。

\

由于还有98亩土地没有来源的显示,1990年3月2日,为了让昆明市外经委能将平湖基地内已占用的198亩土地顺利办理国土使用证。宝安县平湖镇国土所主动出面,组织辅城坳大队(已改称为村委会)、昆明市外经委三方共同策划,故伎重演,继续由辅城坳大队(村委会)冒充土地所有人,再次共同伪造土地来源的证据。由昆明市外经委补偿三十万元给辅城坳村委会之后,平湖基地内早已占用的98亩土地,加上先前由云南省外贸于1980年向辅城坳大队“征用”的100亩,合计198亩原为岐岭六队所有的集体土地全部归昆明市外经委所有。并以昆明市外经委为甲方,辅城坳村委会为乙方,平湖镇国土所为丙方,三方签订了一份“协议书”,且由平湖镇国土所担任公证单位,并负责对此非法买卖土地的“协议书”进行监督和执行(见图5)。

我国的法律明确规定,非法占用和买卖土地属于违法甚至犯罪行为,国土管理部门属于此类违法活动的执法者。平湖镇国土所的做法等于直接参与甚至是组织非法买卖土地的活动。执法者在利益驱使之下与违法者共同上演的这一荒唐闹剧,竟然被后来处理该土地的相关政府机关认定为合法,真可谓法理难容。

为了让昆明市外经委对平湖基地内非法占有的198亩土地办理国土使用证时,有上级批文之类的合法手续,宝安县国土局亦不甘落后。先是由其向广东省国土厅打报告,捏造了云南省昆明市对外经贸委属下云兴公司于1986年已经由宝安县政府批准使用了平湖镇辅城坳村委会土地198亩(山地134亩、鱼塘64亩)的虚假事实和理由,骗取了广东省国土厅于1990年6月20日作出了同意昆明市外经委征用辅城坳村委会198亩土地的批复(见图6),为几个月后昆明市外经委办理国土使用证取得了所谓的合法依据。

\

但必须指出的是:1、1988年之前,云兴公司所在的平湖基地只有100亩土地能显示来源(还是非法获得的);2、辅城坳村委会从始至终根本没有任何土地可供云兴公司使用和征用;3、昆明市外经委,包括其前任土地使用者,从来没有在辅城坳村委会范围内依法定程序征用或征收过任何土地。因此,广东省国土厅于1990年6月20日的批文,是宝安县通过欺骗的方式骗取的,与被昆明外经委非法占用的属于岐岭六队所有的198亩土地没有关联性的,无效的政府文件。

1991年4月20日,宝安县政府仅凭二份违法的“合约”和“协议书”(见图2、图5),作为土地合法来源的依据,又以几份以弄虚作假的方式骗取的政府批文(见图1、图2、图6)作为合法手续,又未经任何法定征地程序进行过合法的征地,就轻易地将属于岐岭六队所有的198亩集体性质的土地,改变成国有土地,违法登记到昆明市外经委名下,为之发放了国有土地使用证(见图7)。

\

可怜岐岭六队的198亩耕地,通过宝安县政府属下的县国土局、镇国土所、村委会等各部门同心合力的操弄之后,最终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国有土地,最终顺理成章地登记到昆明市外经委的名下。

至2000年,昆明市外经委又将上述土地转移至昆明市商务局名下,由昆明市商务局于2007年1月以历史遗留用地补办了用地手续,与深圳市国土局管理部门签订了合同并取得了上述土地的使用权。至2008年8月,深圳市政府将该土地使用权收回,而将其中约78亩土地返还给昆明市商务局作为商住楼开发用地。2009年11月,昆明市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又将上述78亩土地无偿划给“深圳喀斯特公司”。2009年11月24日,由深圳市龙岗区平湖街道办事处与深圳喀斯特矿泉水公司签订《土地整备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约定:除返还给昆明商务局的78亩土地给喀斯特公司作商住用地之外,其余土地由政府收回。土地附着物,政府开出的补偿款达壹亿贰仟壹百陆拾捌万多元之巨:单是建筑物一项,计算为13157.70平方米,补偿款九千多万元。而按当时熟悉情况之村民介绍,该地块一直处于基本荒芜的状况,只有几座牛棚之类、及两栋类似员工宿舍的简易建筑物,合计不会超过三千平方的总面积。假如此说属实,很有必要请相关的职能部门严肃查一查,弄清楚这些补偿款都落到了那些人的口袋。

岐岭六队所有的198亩耕地(其中64亩鱼塘原来就是种水稻的水田),由于外来官商与本地贪腐官员相互勾结,通过偷天换月、轮番“征用”、反复“转让”和骗取报批等卑鄙手段,将非法占有的成果层层固化之后,最终落入贼手。其中有78亩土地,在岐岭六队开始向龙岗区、深圳市国土部门申请处理、直至2016年深圳市中级法院审理期间强行施工,已建成几十层高的楼盘,2017年5月1日起开始向社会销售(见图10)。

以上2014年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岐岭六队村民毫不知情,村镇干部更是绝口不提。时至2014年初,曾经历当年租地的老村民,记起出租的土地已超过三十年,见云南外贸不但没有归还土地的意思,甚至见到他们在出租地有建楼盘的迹象之后,村民到现场询问究竟,却遭到他们驱赶。多次交涉无果之后,只能自发组织,拉起横幅到出租地和街道宣示主权、发出诉求(见图8)。见事情闹大,平湖镇街道办出面调停,并派出专人进行调查。从辅城坳社区工作站后来提供的信息中,岐岭六村的村民大概得知,当年出租给云南省外贸的土地,已被他们以各种卑鄙手段,进行了轮番的“征用”或“转让”,早已落入他们的手中。为此,在冤愤冲天之下,开始向龙岗区、深圳市国土管理机关申请调查处理。但得到的回复是:这些土地已由昆明市外经委在1991年办理了国土使用证、权属清楚、不作土地权属争议。村民不服,遂向龙岗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龙岗区人民法院受理后作出裁定,认为该案属于土地权属争议,指引岐岭六队应到相应的人民政府作调处,不服再到人民法院起诉(见图9)。岐岭六队又开始向龙岗区政府申请处理,而该政府亦以土地已经发证,权属已清晰为由,驳回申请;之后再向深圳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结果,深圳市政府同样以土地已发证为由,作出了维持了龙岗区政府的处理结果的复议决定书。万般无奈之下,岐岭六队只能向深圳市中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但深圳市法院也以同样的理由,驳回起诉,对此是十分令人难以理解的。含冤负屈的村民,只能向广东省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至今未审结。

\

法律明确规定,无论政府机关处理土地权属,还是人民法院审理案件,都必须以证据证明的事实为依据,同时要求对相关证据的合法性和真实性及其对案件的关联性和证明效力进行认真的质证,方能成为有效的证据。而相关的政府机关及人民法院,却完全违背了以上法律规定,将凡是对本案土地权属方面有关联的所谓政府公文,都不论对错,不加审核,一概用作保护违法占用土地者权益的有效证据。导致土地被侵占的受害者维权之路越走越艰难。

岐岭六队村民的冤苦,除了期盼相关的人民政府良心发现而勇于矫正错误,和希望相关人民法院秉公办理,还希望得到全社会有正义感的民众,和敢于据理直言的各大媒体的高度关注和强力支持,共同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让广大人民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这也是党中央和习总书记的初心。

\

原文链接:http://www.cntvfz.cn

免责声明:法制在线发布的内容,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在线无关。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与法制在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谷结 )

  • 时政要闻
  • 社会万象
  • 金融财经
  • 旅游景区
  • 生活时尚
  • 各地新闻
  • 法治聚焦
晋ICP备08100643 法制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