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时政要闻 |社会万象 |金融财经 |旅游景区 |生活时尚 |各地新闻 |法治聚焦 |房产动态 |汽车资讯 |娱乐星闻

西安市长安区:防疫专款非法被冻结谁给的权利

2020-07-22 13:40:21 来源:互联网 字体:

西安市长安区:防疫专款非法被冻结谁给的权利

石金良合同欺诈、涉黑涉恶、恶意偷税的举报

我是西安长安国济医院院长张亚琳,我以个人和西安长安国济医院的名义实名举报石金良合同欺诈、恶意活动关系使医院被非法冻结防疫专款、涉黑涉恶、恶意偷税等犯罪事实。

石金良,西安市长安区居民,男,1951年10月7日出生,汉族,户口所在地西安市西咸新区沣东新城义井村南一巷。现居住我院三楼。

石金良合同欺诈的举报

石金良移花接木,篡改伪造他与长安区人社局的租房原合同,蒙蔽我医院,对我院进行合同欺诈,造成我院投资巨大,却不能继续经营的困境。

2015年6月我们准备选址办院,我们在西安市长安区韦曲老街十字原省计生委门诊部见到该门诊部负责人,在他的引荐下我们见到了石金良,石金良说他是该栋楼的房东,他可以直接出租给我们,要租先交50万元,并签份合同。据石金良介绍他租长安区人社局房子是30年期限,已使用近15年,还有15年等。我们奔着相信他的态度,便付了款、签了合同,在签约时就索要石金良和人社局的原始合同,他说签完合同后一会回家取过来就给我们,当我追要到石金良所谓的与人社局的原始合同时发现,石金良与人社局签的合同到期时间(2019年12月30日止,价格也低的多)早于石金良与我签的合同到期时间(2020年8月7日止)。当即我就不答应,让他退款,我们不租了!

无奈石金良才把他所谓的与人社局的合同原件当面给我们复印了一份,并说长安区人社局(原为长安县)能把属于国有资产的房子低价租给他本人,他早把局长打点好了,送了不少好处,并且强调在合同条款里特意让领导专门写了“合同到期必须再租给石金良。”的条款,让我们尽管放心!他可以无限续租,等于房子永远是他的,我们看到该条款后又相信了他。他又说他儿子在长安区某部门当局长,有关系、有办法,今后续租房子是小事一桩政府部门的事由他搞定,说不定房子将来还归他儿子管呢!让我们放一百个心!他有权无限续租就等于房子永远是他的!我们才打消了顾虑。接着他提出房屋可按照他与人社局的原合同照搬给我重签一份新合同,之前所签合同作废,条件是:一楼门面房归他,三楼北边6间房他无偿借用一、二年,待家庭矛盾解决后,即搬离归还我院。

从他给我们提供的所谓的他和长安区人社局签订的合同并显示他租长安区人社局的房子是2019年12月30日到期。我们选址建医院,装修等投资很大,成本回收漫长,我们要求签订15年房子租赁协议,石金良说:只给我们5年签订一次,我们先签5年,可以一直续签,并且按他与人社局合同到期必须续租条款照搬给我院,并再次强调长安区人社局能把属于国有资产超低、超长时间租给他是有背景和原因的。

2018年4月长安区人社局突然在我院张贴房屋早已到期,国有资产要收回,要求搬离,腾房的通知。我们才得知石金良与长安区人社局签订的租房合同早于2015年12月已到期未续签,发现石金良给我们提供的他租长安区人社局的房子2019年12月30日到期的那份合同及复印件是他进行篡改伪造的假合同!他给我们所签的合同纯属是无效合同!是欺诈合同!房子后期根本不属于他!他也更是无权租给我们。

2018年8月,我们在长安区人社局起诉石金良的案件中,看到石金良与人社局所签合同的真相:租用时间是2001年11月30日至2015年12月30日止,房价仅仅是6.2万元。而石金良给我们的伪造的假合同上却是2019年12月30日到期,价格也篡改成了26.2万元,在6.2万元前加了个2字我们最终还是被骗了!

我们非常气愤,找石金良理论。他继续蒙骗我们,他说他与人社局合同约定为,到期必须再租给他,可以一直循环下去,以后医院还必须通过他才能继续用房,得罪了他会对医院不利,他给我们明说了所收的房钱是他和领导们共同分了,这权当是我们给以后铺好了路,劝我们医院安心使用就行了,一切有他呢。后来我们看到一审结案,房子要被收回,石金良换花样又来安抚我们并打保票,他会上诉到中院,他还强调他法院关系从上到下都很硬,加上他花钱一定能打胜官司。而且石金良特意强调他托人给中院审案的马莉莉庭长己打点过了,马庭长说保证能让他胜诉!结果石金良果然胜诉了。

后来人社局不甘心他们之前所签的合同中有一条到期后必须再租给石金良的条款而败诉,不甘心让本该收回的国有资产继续流失到石金良手里,就果断上诉到了省高院。而石金良又给我们保证别怕,他会通过关系疏通让高院驳回,结果真的被驳回了,就这样一个国家机关单位自己的国有资产合同到期了自己都做不了主了!石金良却做了主!我们还在想石金良的关系真是如此神通广大!我们也关注和被动的经历了全过程,谁是他的保护伞?石金良就通过与长安区人社局原领导相互串通、篡改、虚构合同、巧取豪夺、中饱私囊将房租每年只有6.2万元的房价翻了8倍多,以每年实际收取50万元将整楼的部分租赁给我院,造成国有资产不断流失到石金良等人的个人腰包。

面对石金良这一系列的违法犯罪行为,现在还强行逼迫我们停业搬离腾房,纯粹是想让我院再无法正常继续经营下去,用心险恶致使我院近100多名医护人员面临失业,直接经济损失上千万元,间接损失更是难以预计。

图片红线为石金良涂改和伪造了他与长安区人社局签订的合同时间和金额、公章

二、非法冻结我院防疫专项款的举报

石金良通过活动法院,超快行动,冻结了我院账号,其中主要包含国家给医院拨付的防疫专项资金款。最高法下发《关于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精神 切实做好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期间审判执行工作的通知》明文规定:各地法院暂缓对承担疫情防控任务的单位、人员以及场所、设备、物资、资金采取执行措施,对明确专用于疫情防治的资金和物资,不得采取查封、冻结、扣押、划拨等财产保全措施和强制执行措施。

我医院2020年在疫情开始时及时响应号召,在大年初一即带头参加了国家安排的防疫保障工作,抽调人力、物力与长安区卫健局一道展开防疫工作,直至现在。医院全体职工不计得失、不惧危险、勇于奉献,不但支援长安区防疫工作,还应航天管委会的要求,又抽调一组人力、物力投入到国家疫情保障工作。全院一致认为这是国家大事,我们一定要努力做到最好!同时国家也对参加防疫保障工作的医护人员给予了一些补助!可悲的是,就这些国家下发的专款专用资金,竟然让石金良通过四处活动,使国家下发给我医院防疫的专款专用资金近20万元被长安区法院执行局给冻结了。时至今日,我院这些为国家防疫工作付出艰辛劳动的医护人员,还无法领到国家所给的专项款项(补助款)。石金良为谋一己私利,对在国家防疫工作中人员付出的辛苦于不顾,对一个为人民服务、带有公益性的医疗机构的生死于不顾,对一个为国家和政府解决就业问题的医疗单位的生死于不顾,要毁掉医院,实在令我院医护工作人员心寒和气愤!

三、石金良行贿线索的举报

1.石金良在我医院尤其是负责人面前炫耀,他和长安区人社局前几届领导关系都很好,领导把房子低价给了他,而他负责给几任领导来分钱(其中一个姓蒲)。

2.石金良以各种名目索要钱款,每次都催的很急,都用收房子来威胁我们,还说局长们给他办了好多事,他年年都要给分钱,就连前两任局长们都有份,分迟了局长们会生气!说房子随时会被收回,受损失的肯定是医院。

3.石金良向我医院负责人坦言,其女儿是当年全区唯一一个进入公立医院的人,是他全靠关系和通过花钱办成的。石金良还透露过他儿子的工作更是靠关系花钱才进政府机关工作的,以同样方法,经他手也给别人办了不少。扬言在长安区他有的是关系,没有他办不成的事!

4.石金良在与长安区人社局诉讼案中,因我医院被列为第三方被告,石金良为让我院方配合他,恐吓我们要跟他站在一条战线上,他同时又采取不断向我们暗示、打气、宽心、交底。告诉我们说他与区法院里和领导关系铁还有内线,所以他己提前知道判决结果,曾辩解他一审败诉是政府原因……。并说他已上诉到了中级法院,通过花钱打点,与法官们已对接运作好了,肯定能打胜官司,事实上,在石金良与长安区人社局诉讼案中,人社局最后还是莫明其妙的败诉了。(以上提供线索,希望纪律、监察部门查处)

四、石金良涉黑涉恶的举报

1.石金良采取“手段”以超低价从长安区人社局手中租来房子,而且在合同中还特别约定“房子到期后政府必须再租给石金良”的条款,显然是绑架了政府,侵占国有资产拒不腾交!实属恶势力,难道对他长期侵占国有资产,长安区人社局自己却无法做主?长安区人社局畏惧石金良什么?谁又充当着石金良的保护伞?

2.石金良在与长安区人社局诉讼案中,采取了各种卑劣手段隐瞒事实真相、弄虚作假等欺瞒法院,让人社局败诉。在这起案件审理中,石金良还曾公然威胁长安区人社局工作人员,扬言他会让区监委去找人社局工作人员“谈话”,如再参与案子事情就给换个工作岗位。石金良还给我们炫耀说他曾去过人社局办公室找过相关负责人,还带两名“执法人员”助威,把人社局工作人员吓成怂了!(原话)我们在人社局与石金良庭审中提出我们有他26万的合同,石金良非常恼怒,威胁我们:以后再敢提这些就弄死你们试试看!(于是后来所有庭审我们都不敢再提一些明知对他不利的证言、证据)

3.石金良多次对我医院实施停电、停水、堵门、赶走病人,破坏医院的正常工作秩序,曾搬出他口中的亲戚张远志(己因涉黑被抓)等黑道上的人威胁过我们,更有甚者纠集社会不明身份人员多次来院干扰医院的正常工作。特别是2020年7月8日还张贴私人告示(在不足千余平方米的医院贴满了多达20余份大张告示造谣恐吓我医护人员说医院欠他三百多万,极大的扰乱人心,拍照侵犯患者隐私。医院是救死扶伤的重要场所,急救和手术的病人必须用电和设备,而石金良置病人的生命于不顾,多次故意停电,还专门故意堵塞消防通道,带来安全隐患给医院和病人带来了巨大的生命风险。在我医院,他横行霸道破坏用电政策,显然就是黑社会老大。

5、石金良多次以收房、断水、断电、威胁我们,不准我们在法院提起26万合同的事,导致我们因证据未及时提供而败诉。

2020年7月8日上午9点许,石金良带领3名不明身份的人员来我院张贴个人通知20多份,随意对工作人员和患者进行拍照辱骂,严重扰乱我院正常的医疗秩序

石金良的个人通知强调断水断电,限期腾空搬离 医院三楼消防通道被石金良封堵

五、恶意偷税的举报

仅2015年至2018年,三年中石金良收取我医院166.5万元,水电费80余万元,我医院无数次要求石金良提供国家正式发票,石金良拒不提供,致使医院无法记账。到现在不但不给开具国家正式发票,还竟然能用无效合同,起诉医院继续索要房租,石金良是怎么通过活动关系使得诉讼中他一路获胜呢?

石金良收取的房费记录及打的部分白条,拒绝向我院提供发票

2.石金良说2004年至2014年原省计生门诊租赁他的房屋从来不给开具税票。所以我们粗略计算10年间获得近300余万元的收益。

3.石金良租赁长安区人社局大楼将其他房屋转租其他租户,近20多年来所收取费用偷了多少税?他曾说税务局里他有亲戚,在他开酒店和出租门面时得到过很多关照!

以上举报石金违法犯罪行为,希望省打黑办、西安市打黑办、长安区打黑,西安市公安局、长安区公安局,长安区税务局、航天新城税务局给予严厉查处。

针对我医院遭受到石金良的迫害和面临的困境,希望长安区区委、区政府和长安区卫健局给予积极协调解决,给我医院创造一个良好的行医环境。给所有来长安区投资的工商业人士一个良好的投资环境!

西安长安国济医院

2020年7月14日

免责声明:法制在线发布的内容,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在线无关。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与法制在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谷结 )

  • 时政要闻
  • 社会万象
  • 金融财经
  • 旅游景区
  • 生活时尚
  • 各地新闻
  • 法治聚焦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法制在线
法制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